10月20日,DOTA2年度最为盛大的电竞赛事——Ti11国际邀请赛首个线下比赛日,中国电竞战队RNG迎来生死之战。由于RNG四名选手先后确诊新冠,最后仅有xNova选手独自上场。在经历Ti赛史以来最长的107分钟对决后,RNG不敌Entity,提前告别本届赛事。

赛后,RNG核心选手Maybe 宣布“Somus out”,疑似有意退役,为自己长达10年的电竞选手生涯画上句号。

Maybe是一位天才电竞选手,16岁开始就在DOTA2一鸣惊人,从Ti5到Ti11,共参与7届国际邀请赛,3次进入决赛,却始终未能捧起冠军盾。如今这位无冕之王有意离场,带着他和众多电竞粉丝们的遗憾和意难平,正式宣告一个时代的落幕。

“大家好,我叫路垚,今年16岁在读高二,游戏ID是Somnus丶M。在Greedy战队我担任2、3号位,目前天梯排名第一,熟悉的都叫我Maybe。”

2012年,年仅16岁的Maybe便开始在半职业圈崭露头角。Maybe的父母并不反对孩子玩游戏,只要不耽误学习,并不会限制他玩。从初中开始,Maybe便开始接触DOTA,利用周末或者寒暑假练习。

2014年,在北京市昌平实验中学读高三的Maybe放弃了高考,选择加入国内电竞豪门PSG.LGD,成为一名真正的职业选手。

对一个职业选手来说,Maybe刚出道就进入顶级强队,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开端,而他在接受《电子竞技》杂志采访时,就表示自己的目标始终是“成为世界冠军”。Maybe所指的冠军便是DOTA2最高级别电竞赛事Ti的冠军。

此后,Maybe 6次入围Ti正赛,获得过Ti5 季军、Ti7殿军、Ti8亚军、Ti9季军。或许这一成绩对部分选手来说,已经十分优秀,但Maybe的梦想却始终未变。每逢正赛,他都会用《追梦赤子心》这首歌来激励自己。在采访中Maybe也透露过,即使是夺冠后,他希望依旧能够继续在Ti征战。

今年TI11,是Maybe第7次征战国际赛场。对DOTA2中国来说,日渐下滑的活跃度以及连续4年无冠,都证明DOTA2中国正在走下坡路,人们太需要一个冠军。但今年仅有PSG.LGD、RNG和Aster三支队伍有资格参加正赛,是历届Ti中国队参加最少的一届。在这样的情势下,粉丝们对以Maybe为核心的RNG战队寄予厚望。

RNG在小组赛中一路所向披靡。然而,随着Maybe和队友们先后确诊新冠,RNG战队状态成迷,先是放弃了与PSG.LGD的比赛,又在之后的比赛中全部告负。在第一个线下比赛日,RNG也没能战胜病魔的阴影。据战队微博消息,赛前队员们依旧有高烧、恶心、头晕等病症,最终只有未确诊的xNova选手一人代表战队上场,其余选手的座位上则以戴着口罩的小熊代替。

尽管期待重重,RNG在经历有史以来最长的107分钟对决后依旧不敌Entity,遗憾告别本届赛事。赛后不久,Maybe发布微博宣布退役:属于我的青春注定会有遗憾与意难平吧 谢谢所有人的关心与鼓励 我的青春结束了 Somnus out。

尽管粉丝们对天才少年的退役深感遗憾,但已经26岁的Maybe早已不再少年。相比起体育运动员,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十分短暂。电竞赛事并非普通的娱乐游戏,需要较强的身体素质,特别是每年参与TI的战队众多,赛程安排密集,有时一支战队一天要打7场比赛,每局平均半小时以上,这对电竞选手的心理和生理都是一大考验。

电竞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是18-24岁,这个时期人的反应较其他时期更加迅速。多数电竞职业选手大会在25岁前后退役。在电竞赛场上,超过30岁的职业选手屈指可数,而在足球、篮球等项目中,超过30岁的明星球员却不在少数。

对Maybe来说,退役后他的职业选择较为宽泛。经过连续7届征战Ti,Maybe虽未获得冠军,却也凭借着1亚2季1殿的成绩,获得巨额的赛事奖金。

据esports earnings网站发布的电竞选手奖金排行榜显示,获得奖金最多的前50名电竞选手,超过80%的选手来自DOTA2项目,中国选手AME,Maybe的前队友,获得的赛事总奖金高达337万美元(2441万元人民币),是中国电竞选手奖金第一人。

Maybe 则通过参加85场比赛、获得总计320万美元(2318万元人民币)的赛事奖金,位列全球第23位、中国第4位。

Maybe是国内顶尖电竞选手之一,Ti赛事奖金也较为丰厚,退役转型并不是一个难题。但对更多电竞选手来说,他们退役后的转型却是未知数。根据人社部 2019 年发布的《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国内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约10万人,正在运营的电子竞技战队、俱乐部达 5000余家,其中像Maybe一样的顶尖选手却只有30位左右。

电竞主播是多数选手退役后的主流选择。每逢重大比赛,活跃在各大直播平台的主播群体们,基本都是退役的选手。相比于普通玩家来说,他们更加容易获得稳固的粉丝群。但主播同样需要策划、运营,并非人人适用。

也有一部分电竞选手,借此开启了自己的商业投资生涯,以LOL的无冕之王Uzi为例,因伤退役后,Uzi转型电竞主播,还投资组建了自己的电竞战队。企查查数据显示,Uzi名下目前有5家公司,“中国电竞第一人”Sky李晓峰也已经对外投资了14家企业。

部分选手选择则会以教练、领队等身份留在赛场,以今年PSG.LGD的教练张宁为例,张宁在DOTA2国际邀请赛获得TI4冠军后宣布退役。此后又复出重新站上赛场,2017年正式退役。2019年,张宁再次以电竞教练重回电竞赛场直至现在。

总体而言,大多数电竞选手退役后的转型选择十分有限。退役后销声匿迹不是电竞选手的专利,任何竞技项目都有默默无闻的选手,但电竞选手出道年龄普遍较小,学历、其他行业技能水平普遍偏低。

人社部公开数据显示,有46%的职业电竞选手为高中及以下学历,这也导致多数退役电竞选手转型更加困难。未来如何帮助更多电竞选手再就业,也是行业不容忽视的问题。

属于天才电竞少年Maybe的故事或许即将划上句号。但少年曾经鲜衣怒马的梦,却终是成为一代人青春里美好的回忆。人生有梦,各自精彩,祝愿这位天才少年未来能在新的赛道里,实现自己的新梦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