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年9月18日深夜,日军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南满铁路路轨,反诬中国军队所为,遂炮轰东北军北大营,发动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日本军国主义自此开始了长达14年的侵华战争。

虽然当年的那场战争早已离我们远去,如今山河无恙、国泰民安,但那段充满硝烟的历史,我们永不敢忘!

赵一曼,原名李坤泰,1926年加入中国,九一八事变爆发后,被派往东北地区发动抗日斗争。1935年秋,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第二团政治委员。她作战身先士卒,十分关心和爱护战士,被亲切地称为“我们的女政委”。1935年11月,第二团被日伪军围困,赵一曼为掩护部队突围,身负重伤。在养伤期间被日军发现,战斗中再度负伤,昏迷被俘,1936年8月2日,被敌杀害时年仅31岁。

赵一曼的儿子宁儿刚满周岁就被送走,临刑前孩子已经7岁了,她却一直未见过。万般思念儿子的她向押解的宪兵要来纸笔,写下了临死前最想对儿子说的话。

左权,1925年加入中国,1934年参加长征,参与指挥强渡大渡河、攻打腊子口等战斗。长征到达陕北后,左权率部参加了直罗镇战役和红军东征。1936年,他担任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率部西征并参与指挥山城堡战役。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协助指挥八路军开赴华北抗日前线,粉碎日伪军“扫荡”,发展壮大人民武装力量,取得了百团大战等许多战役、战斗的胜利。1942年5月,日军对太行抗日根据地发动大“扫荡”,左权指挥部队掩护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等机关突围转移,不幸牺牲,年仅37岁。

这是左权1937年12月3日写给母亲张氏的一封信,表达了自己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的决心和信心。

张自忠,抗日战争中牺牲的职务最高的中国将领,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阵营五十余国中战死的军衔最高的将领。从抗战一开始他就有“报国必死”的决心,每上战场,都打得英勇悲壮,而且每次战前都要写下一封信,回来的时候再把信撕掉。枣宜会战前夕,他留下了两封信,一封信是致将士们,另一封信是致他的副将,却没给家里留下只言片语。

戴安澜,爱国将领,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曾任第十七军第七十三旅旅长、第八十九师副师长,第五军第二〇〇师师长。先后参加长城抗战和台儿庄、武汉、昆仑关等战役。1942年所部编入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作战,在东吁保卫战中击毙日军第五十五师团等部5000余人。后在率部北撤回国途中遭日军伏击,受伤殉国。

彭雪枫,1926年加入中国,是中国工农红军和新四军杰出指挥员、军事家,战功卓著。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奉命挺进敌后,组建新四军游击支队,领导开辟豫皖苏边区抗日根据地。1941年皖南事变后,根据地面临的形势愈加复杂,彭雪枫率部一面和军队中的顽固派作斗争,一面广泛发动群众,用游击战打击日伪军。1942年11月,日伪军集结重兵,对淮北苏皖边区发动大扫荡。彭雪枫率领新四军第四师,昼伏夜出、灵活机动打击敌人,赢得了“三十三天反扫荡”的胜利,成为根据地反扫荡的经典战例。

时任新四军第四师师长的彭雪枫,在“三十三天反扫荡”中给妻子写信分享分享胜利的喜悦。

再次打开这些尘封的家书,依然能读到硝烟和苦难、读到思念和牵挂,更能读到以死殉国的毅然决然。

这段无数先辈用血泪写就的峥嵘岁月,这些忠诚担当、顽强奋斗的傲骨英魂,我们不能忘,不敢忘,不会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